乐客独角兽:新冠疫情是一块科学的试金石,试出了啥?

2020-08-16 16:25

 乐客独角兽:新冠疫情是一块科学的试金石,试出了啥?

湖北十堰出生的美国宝宝赫敏,在武汉疫情严重时,其母曾非常庆幸搭乘美国包机回了国,当时,这个戴着美国国旗墨镜的女孩成了“名人”,众多美国主流媒体争相报道。现在,赫敏由于核酸检测呈阳性已经被隔离,赫敏的祖父母和父亲都已确诊,她的家人几乎都被侵袭。

  

  美国宝宝赫敏一家人的遭遇,只是美国疫情的一个缩影。截止8月15日美国现有确诊2429584、累计确诊5476266、累计治愈2875147、累计死亡171535;中国现有确诊1576、累计确诊89695、境外输入2263、累计治愈83411、累计死亡4708。

  

  数据的对比呈现了一边倒的碾压,中国之所以能交出如此完美的抗疫答卷,当然离不开党和政府的有力举措,怎么评价都不过分,但这些举措的核心就是——科学防疫。这是现代医学——传染病学的研究成果。

  传染病学的研究表明,传染病的流行必须具备三个基本环节就是传染源,传播途径和人群易感性。三个环节必须同时存在,方能构成传染病流行,缺少其中的任何一个环节,新的传染不会发生,不可能形成流行。

  

  中国的抗疫举措,就是从这三个基本环节入手,进行坚决有效操作。反观美国和那些抗疫不力的国家,他们的操作无疑没有坚持传染病学的研究结论,或漠视或措施不坚决不果断。中国的抗疫表现,用事实证明了,现代医学的传染病学的科学性。

  

  不按现代医学的研究成果办事会怎么样?美国就是最典型例子。历史上这种悲剧并不罕见,在现代医学没有确立之前,人类与传染病斗争中,曾付出过惨重的代价。中世纪(1351年),一场黑死病(鼠疫)造成了3000万人死亡,整个欧洲人口减少三分之一。

  不要以为中国有中医,历史上就没发生过大型的流行性传染病,1353年~1354年,同样的疾病导致中国失去了几百万人口。1644年,一年中北京出现了三个皇帝,北京人有至少30%人口被鼠疫夺去生命。据曹树基估计,崇祯年间,山西、直隶、河南三省疫死人口,要占到这三个省总人口的40%。

  

  1855年中国西南地区首先发生了大型鼠疫,这被认为是世界第三次鼠疫大流行的前奏。在云南19世纪50-70年代期间,大约有五百万人疫死,鼠疫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19世纪五六十年代,在瘟疫,战争,黄河泛滥的多重打击下中国历史进入了最悲惨的时代,人口损失过亿。

  之所以中国有中医,传染病仍然能够大流行,是因为中医不了解传染病的特点,当时的中国没有针对传染病的系统性对抗方案。

  

  中国评选出来的2020抗疫四大英雄:钟南山、李兰娟、张文宏、王辰,他们都是现代医学的学者,没有一位中医入选,这既是对这四位英雄的肯定,也是对现代医学在此次抗疫过程中发挥的作用的肯定,同时也是对中医在此次疫情中表现的一种表态。

  按理说,如果中医在疫情中表现出色,抗疫英雄中至少应该有一位中医才对,这种情况并没出现,就很值得玩味了。同样,尽管国内宣传的中医治疗新冠的成果有不少,但世卫组织的网站上仍然声称,目前没有治疗新冠的有效疗法,这又是为什么呢?

  

  以江夏方舱医院为例,这是武汉唯一一家中医方舱医院,医院以中医为主、中医药疗法全覆盖的方式运行。据国家中医医疗队江苏队队长、江夏方舱医院医疗副院长史锁芳介绍,江夏方舱医院采用治防结合(治疗与预防结合),中西结合(中医与西医结合),医患结合(医护与患者配合,由被动治疗转变为主动配合),内外结合(内服外治结合),针法灸法改善症状效果快捷,配合情志安抚,促进病愈康复,节省医疗资源。

  江夏方舱医院取得业绩的数据,运行26天,共收治 564例,治愈出院394例,因其他疾病转出和休舱需要转出170例,没有一例转重,重型转化率为0。正是由于中医药特色疗法的综合运用,不仅使轻症患者得以快速治愈出院,实现了“五个零”的效果:零死亡、零转重、零复阳、零回头、零感染。

  

  单看数据,无疑是好得很,问题出在中医不能否认的四个结合之一:中西结合。这意味着,该组数据与疗效之间的因果关系不充分,不足采信。到这里并不算什么事情,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然而直到今天,除了中医宣称的类似江夏方舱医院的诊疗数据,并没有见到有说服力的实验性证据。

  我搜索了中医在疫情期间发表的论文共计231篇,全部都是在国内学报和中医刊物上发表的文章,一篇国际水平的文章都没有。在WHO关于新冠病毒的论文数据库中,截至2020年4月22日共有8307篇相关论文,中国现代医学学者们以1158篇排名世界首位。

  

  由此可见,中医的科研水平实在太差了,以现在这样的水平,谋求成为独立于现代医学体系之外的独立医学体系之路,还很漫长。中医自认为有效了,没有发表国际论文,现代医学不接受,这是科学在故意刁难中医吗?其实,现代医学用同样的尺度在约束自身。

  以俄罗斯疫苗为例。在普京宣布俄新冠疫苗已经成功注册生产的第一天,国际舆论就“炸锅”了。学者们都表示根本没有在外界的期刊杂志上看到过有关俄罗斯对这种新冠肺炎疫苗的试验结果,就突然宣布疫苗已经要生产了,着实让人吃惊。

  

  8月13日,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对外表示 ,本着负责的态度,关于俄罗斯新冠疫苗,目前还未有足够信息可以做出判断。换句话说,俄罗斯的疫苗不一定安全和有效,且国际上也找不到能佐证这种疫苗药效的任何文件。但他同时称,世卫组织也没有放弃继续和俄罗斯接触的努力,他正在从俄方获取有用的信息,以及这种疫苗试验数据。

  从俄罗斯疫苗不被世卫组织认可这件事情上我们看出,科学的思维是很简单的,那就是要证据确凿,并且经过广泛的同行评议。想被科学界普遍认同,提供链条完整,数据充分的证据即可。其实没人关心你的理论是什么,大家更关注事实证据本身。

  

  从前面的叙述我们可以看出,新冠疫情的确是一块科学的试金石,它试出了谁在按规律办事,谁在漠视科学。按科学规律办事的,已经逐渐走出了疫情的影响,而不尊重科学的,仍然在疫情的泥潭中挣扎。这块试金石还试出了不同国家在医学领域的斤两,也试出了传统医学的斤两。

抖音蓝V认证、快手蓝V认证项目推广:在手机应用市场搜索下载”乐客独角兽“APP,注册时邀请码:119050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提交评论
ALEXA ICP